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王真 > 上海滩最后的奶牛大王

上海滩最后的奶牛大王

养牛产业,曾经也是猪也能飞起来的风口,然而今天它已经不再sexy;上游奶牛养殖业深陷亏损,只能依靠进口原料奶来补齐

五一过后,昆山向阳乳业的老板宋慧亭变得异常忙碌,他需要每天接待来自环保、卫生等部门的检查。宋慧亭是嘉定本地人,一生与奶牛打交道,因为牧场的高产和质控管理有方,在业内鼎鼎有名,人称“上海滩的奶牛大王”。他2004年“下海”,目前经营着四个牧场和一家中型饲料生产企业,基本实现了饲料生产与奶牛的养殖一体化。

 

然而忙碌之余,让老宋非常无奈而烦恼的是,位于常熟太仓交界处的江苏昆山向阳牧场,可能面临着拆掉关停的命运。这家牧场距上海市区仅60公里,占地250亩地,存栏奶牛数有2000多头,是宋慧亭经营了十多年的心血。

 

老宋的好友金德华位于浦东南汇的千头奶牛的牧场,也面临着拆掉的命运,而在他之前,浦东新区的几十家牧场,也已经陆续全部关闭。浦东南汇在十年前曾经是上海的奶牛之乡,岁月如梭,今天这里已经容不下一头牛,一头猪,一只鸡。牧场的原址有了新的功能定位:打造一个旅游观光的生态郊野公园。

 

赶走臭臭的奶牛场,改成生态公园,能够有效地缓解当前政府关切的环保压力。圈着几千头的奶牛的牧场,臭味、废气的处理,以及环境的整治确实是一个很大的挑战。然而,老金不怎么认同,“一提环保,恨不得把所有的养殖业都关掉了。农业观光也好,郊野公园也好,为什么奶牛场就会格格不入,只要环境治理好,不是也一样生态嘛。我们到美国、加拿大的很多地方,就是一片森林里面有一个牧场的。”

 

老宋的另外三家牧场位于江苏的常熟和宿迁,而昆山向阳牧场被拆掉之后,上海郊区的牧场就只留下了金山区和崇明岛,总共有4万头牛,分散在300-5000头牛不等的民营牧场。另外,上海本土国企光明乳业还有近3万头牛在江苏的大丰市海丰农场,这些维持着上海本地鲜奶的供应。

 

养牛产业:曾经也是猪也能飞起来的风口

 

2008年三鹿三聚氰胺婴幼儿奶粉事件曝光后的2009年~2014年,养牛产业也像今天的医疗大健康、人工智能一样是朝阳产业,是“猪也能飞起来的风口”。什么产业结构调整、“牛奶是小康食品”、“一杯牛奶强壮一个民族”等口号甚嚣尘上,奶牛养殖一哄而上,政府补贴,政府贷款担保,招商引资,各路资金、基金跑步入场,随后的抢奶大战,更是惊心动魄。

 

2015年随着中澳、中新贸易关税的下降,来自发达农业大国的原奶大量涌入。因输入性奶多而造成的对养殖业的伤害,正在慢慢吞噬着整个本土乳业的发展。中国的奶牛养殖头数急剧下降,行业的亏损面不断扩大。除了散户、小区在不断的退出行业,规模场的日子也越发艰难。而投资巨大,规模养殖场特别是万头奶牛的规模场退无可退,只能苦苦支撑!

 

各大乳企相继发布的2017年财报显示,乳业上市公司业绩分化严重:上游惨淡经营,下游稳健增长。其中蒙牛、光明、澳优等表现良好,ST因美(002570)、现代牧业(01117.HK)、中国圣牧(01432.HK)、西部牧业(300106.SZ)深陷亏损,辉山乳业更是轰然倒塌,已于3月27日在港交所进入除牌程序。

 

用老宋的话说,上游养牛业的惨淡状况,很多原因是他这样的养牛人无力改变的。国家的环保政策,饲料价格的变动,用工成本的增加,自由贸易协议下的乳制品的零关税,还有下游乳品企业的压价限量。

 

这些因素整体导致了从2014年秋天开始,原料奶的价格逐步走低,奶牛养殖业亏损面超过50%。于是恶性循环,原料奶的自给率进一步下滑至60%,跌破此前的70%的保底要求,牛头数比最高峰时下降50%。这又导致大量的原料奶的供给缺口,只能再依靠进口原料奶来补齐。

 

然而,在国家奶业科技创新联盟副理事长顾佳升看来,进口原料奶并不能解决“优质奶”的问题。 国际上已经达成共识的是,优质奶只能产自本土、产自当地,这是鲜活农产品保鲜的最基本特点决定的。奶制品属于鲜活农产品,无论是生产、存储、运输、加工,还是消费,都有距离和时间上的限制。

 

没有了本土和当地的原奶供应情况下,只能靠“一热遮百丑”,在我国,液态奶过热加工已经成为普遍现象。另外,大包装工业奶粉,兑水生产还原奶,还有大部分的酸奶用工业奶粉做乳原料,这样的液态奶或酸奶营养品质都不好。

顾佳升曾经在其所撰写的《城市型乳业的中兴和我国奶业现代化》一文中指出,由于城市市场需求强劲,直到上世纪90年代之前,上海、北京等地的奶业“较内地为盛”的优势一直长期得以保持。城市型奶业的地理优势,在于高质量的奶源基地和大容量消费市场的距离。

 

天要下雨,娘要家人。以上海为代表的城市型奶业,似乎已经无以为继了。另一个都市型奶业的代表北京,情况如出一辙。伴随着北京产业结构的升级调整,2017年7月开始北京市畜牧业有序疏解出京,首农旗下七成奶牛将搬到京外安家。

 

然而老宋并不气馁,他认为未来都市型奶业的出路是走高端路线。“只要养牛就赚钱的时代,已经一去不复返了;唯有改变自己,设法提高牧场生产水平才是唯一出路!”老宋说,他正在考虑向牛奶加工方向发展,树立一个新的小众牛奶品牌,通过国际通用的产品加工工艺标准,开启他奶牛事业的新征程。

推荐 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