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王真 > 最近绿色债券比较热

最近绿色债券比较热

最近绿色债券比较热。前日,荷兰王后在中国的国事访问期间,参加了中荷在绿色金融领域展开合作的圆桌讨论。这让我联想到最近频频见诸报端的绿色债券的话题。从2015年中国绿色债券市场刚刚启动,到2016年实现了从“零”到“世界第一”的地位,其火箭般的速度令人瞋目结舌。据气候债券倡议组织(CBI)数据显示,2017年中国绿色债券的发行规模2486.797亿元,仅次于美国,位居全球第二位。 

作为前财经媒体人,绿色债券在国内的发展和未来,自然勾起了我的求知兴趣,于是讨教了绿色和平东亚办公室项目经理张凯,他也是“财新-无所不能”的专栏作家。 

张凯向我打开了绿色债券的概念,以及更广阔的绿色金融的世界。首先来补脑一下“绿色债券”的概念。绿色债券与普通债券的不同是:绿色债券的募集资金的专项是用于具有环境正效益的项目。 

在与张凯的的对话中,对我触动最大的是:1、有些地方环保部门已经取缔的项目,项目公司仍旧可以打着“绿色”的概念,发行绿色债券来融资;2、2015年以来,中国绿色债券主要是政策驱动,绿债的金融产品和工具,一方面被投机者利用,只为政策红利,而另一方面真正需要金融支持的环保项目仍旧融资无门;3、国内有关绿色金融的媒体报道,大多浮于表面和概念,缺乏专业客观的分析。 

据媒体报道,2017年下半年,煤炭项目频繁通过绿色债券融资,以下列举两例:

1、7月24日,山西国际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向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20亿元绿色公司债券获得中国证监会核准,其募集资金部分将用于低热值煤发电。

2、8月2日,天津国投津能发电有限公司2017年度第一期绿色短期融资券在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成功注册,募集资金将全部用于天津北疆发电厂一期2×1000MW超临界热电联产机组工程银团贷款的偿还,是国内首单全国火电行业循环经济的绿色债券。

可以看到,这些项目虽然有绿色金融的概念,但未必符合绿色债券的初衷:绿色债券是为了降低二氧化碳排放。其中,第一个山西低热值煤发电的项目,低热值煤发电因为热值低,消耗同样数量的煤炭获得的能源少,本来就属于淘汰项目。第二个天津的火电项目,火电并不属于绿色能源,因为它带来大量的硫和二氧化碳的排放,除非募资项目的用途是用于火电后期的燃烧处理和净化。

上述两个项目颇具争议,因为它们未必对环境带来正效益。张凯告诉我,与国际准则不同,中国发行的绿色债券,仍旧支持为清洁煤炭等化石燃料项目募集资金。另外,政府的相关政策文件提的多为“概念”,而缺乏对于各种概念的细化解释。 

“绿色认证”能够帮助解决上述问题。在国外,绿色债券必须通过专业机构对募集资金使用方向的绿色认证。而国内,“绿色认证”并不强制。中国人民银行[2015]第39号公告、沪深交易所通知,以及《中国证监会关于支持绿色债券发展的指导意见》,对认证评估给出了“鼓励”意见。

另外,认定标准的不统一,也不利于绿色债券的实践操作。中国目前涉及绿色债券的项目认定的文件依据主要有两个:一个是中国人民银行有《绿色债券支持项目名录》(2015年12月),主要作为银行间市场发行的绿色金融债的依据;一个是发改委也有《绿色债券发行指引》(2015年12月),主作为交易所发行的绿色企业债的依据。另外,中国证监会也出台了《关于支持绿色债券发展的指导意见》。 

可喜的是,目前由发改委自然环境司统领起草的《绿色产业指导名录》将成为纲领性的文件,来统一国内绿色金融的标准和认证。同时,目前中欧、中英、中荷都在开展绿色金融的标准统一的一系列的交流活动。 

最后,真正需要资金的绿色项目融资未必顺畅,张凯建议说,因为绿色项目的周期长,银行应该发行五年七年甚至十年的绿色债券,来解决项目和资金的期限错配的问题。

推荐 2